我們獨特的手工技藝

我們獨特的手工技藝

我們的工匠盡其所能,渴望製造出最佳品質的威士忌,他們以高超技藝與多年經驗來維持一貫的威士忌製造工法。專業知識、技藝與熱情的結合,造就了百富與眾不同的特色。且讓我們為您示範。

 

純麥威士忌的獨特技藝>
我們自家栽種的大麥

我們獨特的手工技藝> No. 1

我們自家栽種的大麥

百富是目前唯一仍自行栽種大麥並採用舖地發芽的蘇格蘭威士忌酒廠。

每年我們都照舊在自家佔地一千英畝的百富農場上播種大麥。我們在 21 世紀唯一的讓步是在榖物成熟時使用了收割機來採收。除此之外,大麥成長仍舊維持百年來一貫的栽種方式。

我們獨特的手工技藝 2

我們的舖地發芽

我們的舖地發芽

我們獨特的手工技藝> No. 2

我們的舖地發芽

百富是目前唯一仍維持舖地發芽的蘇格蘭高地酒廠。我們先汲取酒廠上方山丘的天然泉水來浸泡大麥,然後再把大麥平舖在地板上發芽。

大麥開始發芽會升溫且必須平均進行此程序。我們的四位翻麥師傅每天翻攪大麥四次,直到大麥發芽到能夠送入燻窯的程度為止。將大麥送入燻窯後則使用無煙煤來烘乾,過程中必須視情況斟酌使用泥煤,這麼做能讓我們威士忌有更豐富的口感與風味

我們獨特的手工技藝 3

我們的銅匠技藝

我們的銅匠技藝

我們獨特的手工技藝> No. 3

我們的銅匠技藝

在所有影響百富威士忌口感的事物中,蒸餾器的形狀與尺寸是最重要的兩項。我們的壺型蒸餾器與眾不同,內部的 Balvenie Ball 球形結構讓威士忌口味更加濃縮及香甜。我們聘僱自己的銅匠就是為了讓影響百富威士忌風味至為關鍵的蒸餾器保持在最良好 狀態。

添購新的蒸餾器不是問題,重點在於維持蒸餾器運作無虞。我們不用時常煩惱蒸餾器的耗損,這一切都要歸功於我們銅匠的努力。每次進行蒸餾程序時,銅匠便會準備一把杜松枝,並在名為「糖化蒸餾器」的過程中,確保這些杜松枝是第一個放進蒸餾器內熬煮的東西。問題是要放多少杜松枝跟煮多久?量要剛好,煮的時間也要剛好。就如我們的銅匠所說:「這事兒沒啥公式可循」,但他深信,萬一哪天(老天保佑別有那一天)有人弄錯了,那桶子裡做出來的威士忌味道如何可就難說了。

我們獨特的手工技藝 4

我們的桶匠技藝

我們的桶匠技藝

我們獨特的手工技藝> No. 4

我們的桶匠技藝

酒桶對百富威士忌的口感來說十分重要,因此我們只信賴自家的現場工匠,由他們來進行酒桶的準備與維修。目前,我們有七名桶匠,平均服務資歷達 20 年,他們的手藝都是世代相傳的。有些酒桶會在桶齡到達 40 年之後才會再次送進製桶廠,這個階段通常沒有太大問題。

一些酒桶需要「烘烤」,烘烤程度要剛好打開酒桶的毛細孔,但又不能燒過頭。這項技巧具備相當難度,但我們的桶匠可是全年無休,不斷進行酒桶的維修、重造、裝桶及封桶,經驗老道。每個學徒要花四年時間學習上述技藝,但學海無涯,要經過更多年的磨練才能達到無懈可擊。

我們獨特的手工技藝 5

我們的首席調酒師

我們的首席調酒師

我們獨特的手工技藝> No. 5

我們的首席調酒師

我們要如何決定該用哪些酒桶來釀製 The Balvenie DoubleWood 才可以持續在桶內熟成 20 年呢?哪些酒會在酒窖的橡木桶中沈睡,在歐洛羅梭 (Oloroso) 雪莉桶中愈發濃醇呢?哪些又適用於波特桶呢?這些都仰賴我們首席調酒師大衛史都華先生 (David Stewart )

的絕妙手藝。他無與倫比的專業知識確保了我們各系列產品能夠完美呈現出酒、木桶及時間三者之間錯綜複雜的化學效應。 對於確保百富威士忌一貫品質所需要的技藝,我們的首席調酒師在盡心維護傳統之外,也努力追求新風味的可能性,因為他,百富威士忌才能開創新路,發掘每滴酒尚待開發的驚奇之處。有了 50 年的專業歷練,對大衛來說,信手捻來,即可製造出美味的威士忌。